欧阳山尊:浏阳河畔的梨园泰斗

国内来源:夜狼影院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07-21 06:57

  “文革”期间,中国的文化事业包括戏剧、音乐、美术等艺术几近荒漠。在度过了一场浩劫之后,欧阳山尊已过花甲之年,但他平反重返文艺舞台后,精神振奋,精力不减当年,在话剧、电影、电视剧等多方面又作出了许多的贡献。

  从1940年1月到抗战胜利,欧阳山尊除在陕甘宁晋绥五省联防军政治部宣传队担任过一段教员组长和宣传队长外,他主要是在八路军一二O师战斗剧社工作,历任副社长、社长等职。这期间,他先后导演了《麻袋》、《一万元》、《黄河三部曲》、《第四十一个》、《旧恨新仇》、《宣传》、《警备队长》、《贺宝元回家》等十多出戏,并在很多戏里担任过演员,有些戏还是他亲自编写的。

  70多年前革命圣地延安剧场,大幕缓缓拉开;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年学子齐聚在延安宝塔山下的延河之畔,正准备开赴抗日前线年轰动陕甘宁边区的话剧《毕业上前线》的序幕。当时在延安的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多次亲临剧场观看这出戏,并热情赞扬了年仅24岁的青年戏剧家欧阳山尊。

  1942年春,欧阳山尊参加了延安文艺座谈会,聆听了毛泽东同志的重要讲话。欧阳山尊还在座谈会上发了言,并书面向毛泽东汇报了他们在前方工作的情况。毛泽东在延安看了他们的戏后,曾亲自写信给他和剧社同志,高度评价了他们的演出活动。

  2009年7月12日,一位跨世纪老人静静地睡去,神色安详恬静,就像劳作之后香甜沉睡的普通老者,只是这次,他已永远不会醒来了。是的,他累了。他拼搏奋斗了95年的生命,就这样悄然走到尽头,在跨越两个世纪的沧桑岁月里,铭刻着他生命的精彩。共产主义,是他毕生追寻奋斗并为之奉献的信仰。他,就是出生在浏阳河畔的著名戏剧艺术家欧阳山尊。他以近百年的艺术人生铸就了中国戏剧艺术的丰碑,辉映梨园,彪炳史册。

  1982年。欧阳山尊刚刚离休,本该静下来调养一下奔波数十载的身心,而他又应广东电视台之邀,导演了电视剧《燃烧的心》。这是一部反映高级干部的政治生活和日常生活的作品,在艺术上难度较大,容易使人感到枯燥、概念化。但在该剧拍摄中,欧阳山尊借用“生活流”的表现手法,围绕主要人物两天半的日常生活,用“串珠式”结构来揭示不同人物的内心世界。既有深沉、严肃、凝重的思想感情,又充满了轻松活泼的生活气息和情趣。该片播出后,在政治上和艺术上都获得了较高的评价,曾获全国电视剧评比“飞天奖”—等奖。该片的演员获得了“优秀演员奖”、“优秀剧作奖”,欧阳山尊获得“荣誉导演奖”。作为一个戏剧导演艺术家,他在晚年勇于涉猎电影、电视的导演艺术,并做出了出色成就,实属难得。

  欧阳山尊是倔强的。他并未被那些冷嘲热讽吓倒,每到业余时间和假日,就悄悄跟着父辈们学戏。他学得非常认线岁那年,他从南充小学放学回来,到父亲工作的剧院玩耍。当时,院里正为上演一出叫《张三太太》的儿童剧缺少一位主角而发愁。欧阳山尊得知这一情况,看到父辈们那焦急的神态,便自告奋勇地提出由他出演张三太太一角。他的这一举动,使在场的不少人呆住了。他能演吗? 欧阳山尊看出了大家的疑虑,当即借来父亲的大头套试演了一番。父辈们看了他的试演,个个称好,角色就这么定下来了。回到家里,父亲又多次给予指导,使欧阳山尊演好这一角色更有了把握。

  在此期间,他曾受聘执教于中央戏剧学院,他培养出来的学生现在大多成了国内著名导演和戏剧教育家。

  形势的发展要比人们预想的快得多,仅3年的时间,欧阳予倩所说的那个崭新的局面就来到了!随着新中国的诞生,欧阳山尊重返戏剧岗位,迈进了他艺术上的全盛时期。

  来北京工作初期,欧阳山尊先后多次出国访问。1950年4月,他以组长的身份率领五人小组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去朝鲜;1951年6月,他以第一副团长的身份率领中国青年文工团出访苏联及东欧各国;1951年底,他以中国文联代表身份赴罗马尼亚参加卡拉内纪念会。

  1914年5月24日,欧阳山尊出生在人文荟萃、英才辈出的湖南浏阳河畔的一个进步知识分子家庭里。欧阳山尊的降生,全家为之高兴,当时给他取名欧阳寿。不久,时任湖南船山学社社长的爱国志士刘人熙回乡视事,闻讯前来祝贺,家人向其索号,套路直播app官网地址苹果,刘人熙知其属虎,不假思索地说:“号山尊”。从此,家人和邻里都亲昵地唤这个小生命为山尊。欧阳山尊的曾祖父欧阳中鹄是刘人熙的好友,也是爱国志士谭嗣同、唐才常的老师。祖父欧阳力耕精通医道,爱好音乐,倡导新学,曾和谭嗣同一起开展过教育革命活动。父亲欧阳立裴(字谦叔)亦为进步知识分子,常给小山尊讲岳飞、戚继光等民族英雄的故事。欧阳山尊小时侯,被过继给伯父、中国话剧艺术的创始人之一欧阳予倩为子,欧阳予倩是享誉中外的进步艺术家,曾有南欧北梅(兰芳)之称。欧阳山尊生长在这样一个进步知识分子家庭里,从小便受到了爱国主义思想和进步艺术的薰陶。

  1938年春,救亡演剧一队转赴革命圣地延安。在这里,欧阳山尊见到了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首长。不久,按照组织决定,救亡演剧一队分散,欧阳山尊参加了陕甘宁边区文协,后又参加总政组织的部队工作小组,曾陪同美驻华使馆参赞埃文斯·卡尔逊去华北敌后各根据地访问,为期3个月,行程6000余里。

  1982年冬,当话剧舞台上正是“新手法”、“开放式”、“现代派”等观点流行的时候,欧阳山尊应邀为中央实验话剧院导演了法国喜剧《油漆未干》。他用传统的现实主义手法,“四面墙”、“镜框式”的舞台,充分地层示了原作的风格。欧阳山尊说它是“世态喜剧”,不追求廉价的喜剧效果,而是以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和他们的社会行为,引起人们会心的微笑和深思。

  正当欧阳一家欢聚一堂共庆抗战胜利的时候,欧阳山尊接到了撤离上海的指示。周恩来副主席找他谈话,要他去新华总社从事新闻记者工作,并委派他到东北解放区去。临行前,母亲难过地哭了,父亲却对当时形势十分乐观,他满怀信心地安慰老伴说;“儿子此行任务光荣,顶多三至五年,我们一定会在崭新的局面下重新团聚的!”

  1937年,正当欧阳山尊大学毕业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了。他一面参加上海剧人联合组织的《保卫卢沟桥》的演出,一面思考着毕业后的去向。为了全身心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他毅然决然地加入了上海救亡演剧队第一队,并于8月23日随队离开上海,途经武汉、郑州、开封、洛阳、西安等地,奔赴华北抗日前线,开始了他战斗的戏剧生活。他们沿途演出,宣传和鼓舞群众的抗日救亡斗志,播下了抗日救亡演出的种子。这年冬,演剧一队赶到了前线。在这里,他们见到了朱德、彭德怀、任弼时、贺龙、杨尚昆等领导同志,并到前线部队进行了巡回慰问演出,受到广大指战员们的热烈欢迎。这期间,欧阳山尊除导演了《张家店》、《兄弟们拉起手来》和《红灯》等剧目外,还担任了队委和民族解放先锋队分队长,在战火纷飞的抗日前线做了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

  当演出的幕布徐徐拉开,一出现代儿童剧很快展现在工人运动正兴起的上海滩头。在整个演出过程中,张三太太一角的表演不断被观众的掌声打断,取得了极好的效果。演出结束后,父辈们都向欧阳山尊表示祝贺,并希望他继续长进,潜心求艺。此后,他又相继参与演出过《可怜国月里》、《回家以后》、《咖啡店之一夜》、《夜末央》、《威尼斯商人》等话剧,并在影片《天涯歌女》中担任了角色。尽管欧阳山尊的理想是成为爱迪生式的既能发明,又懂艺术的科学家,当时并没有将艺术事业作为自己唯一的奋斗目标,但作为一名在校学生,能承担这么多演出任务,充分显示了他的艺术天赋和从艺热情。他在这一时期的学业和戏剧活动,为他后来成为一名杰出的中国红色革命艺术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54年3月,欧阳山尊进入中央戏剧导演干部训练班,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学习了两年半,写出了20余万字的毕业论文——(《日出》导演计划)。毕业后他为北京人艺导演了《日出》,并于1956年11月在北京公演,将他的毕业论文付诸实践。不久后,欧阳山尊又以副秘书长的身份,随同以梅兰芳先生和父亲欧阳予倩为首的中国京剧代表团去日本访问。

  1931年,欧阳山尊迈出中学大门不久,“九·一八”事变发生了。当时还没意识到戏剧战斗功能的山尊,选择了一条“科学救国”的道路,考入广外国民大学土木工程系。不久,广州政局发生变化,他又回到上海。本想投考他梦寐以求的交通大学电机系,不料,“八.一三”松沪抗战爆发。就在那天深夜,欧阳山尊随着同学们一起到了苏州。几天后,当他返回上海时,他的家已被日寇毁掉,他从街头的“寻人启事”中才找到了父亲的下落。国恨家仇愈加坚定了他“科学救国”的决心。然而战争年代的“交大”已没有招生的可能。后来在父亲的周旋下,他进了杭州电厂,在那里勤工俭学两年多的时间。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他以惊人的毅力坚持学习和劳动。但他和戏剧并没有“绝缘”。当时,“左联”领导下的五月花剧社正在杭州演出,剧社里不少演员都是他的熟人,在他们的邀约下,他经常利用工余和星期天去剧社参加演出活动。

  抗战胜利后的第二个春天,欧阳山尊带着党交给的工作任务回到了阔别8年多的上海。在这里他演出了延安的秧歌剧《兄妹开荒》,影响很大。以后欧阳山尊又按宋庆龄的意见,为儿童福利会组织的学生排了大秧歌。同年10月,父亲欧阳予倩携全家从广西来到了上海,分离了8年多的亲人又团聚了。

  1950年春,欧阳山尊奉调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工作,任该院副院长和党组书记,后又兼副总导演,一直工作到1978年。在“文革”前的17年中,他除参与院里的领导工作外,曾先后为剧院导演了歌剧《王贵与李香香》、话剧《春华秋实》、《非这样生活不可》、《仙笛》、《日出》、《带枪的人》、《关汉卿》(与焦菊隐合作)、《烈火红心》、《三姐妹》、《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红色宣传员》、《霓虹灯下的哨兵》、《李国瑞》、《山村姐妹》等40余出戏。此外,他还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导演了童话剧《工匠城》,在中央戏剧学院兼课过程中,他还为导演系的毕业同学导演过《上海屋檐下》、《雷雨》、《祝你健康》等。

  1933年夏,欧阳山尊离开杭州电厂,回上海考入了大夏大学数理系。一进“大夏”,大家很快就知道了他是欧阳予倩的儿子,于是,一些热衷戏剧的同学,便拉他一起重新组织大夏剧社,开展救亡演出活动。他们演出的《黄浦江边》、《车夫之家》和《居住二楼的人》很受同学们欢迎,也正为此遭到了潜入学校的特务的破坏。演剧不行,他们又组织了大夏歌咏团,由欧阳山尊担任团长,并请来了冼星海前来教唱,这当然又更加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特务把欧阳山尊当成“共产分子”死死盯住,欲加迫害。这时,欧阳山尊已开始感觉到政治已经和自己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出访欧洲并在莫斯科参加了国际戏剧节的父亲回国了。父亲一到上海就知道儿子已成了舞台上的活跃人物。他兴奋得忘记了旅途的疲劳,直接来到剧场,悄悄地站在幕侧。当看到自己的儿子是那样老练地组织演出时,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回到家里,欧阳予倩兴致勃勃地向儿子讲述了国外的见闻。欧阳山尊从父亲那里第一次认识到苏联的戏剧艺术,第一次了解到莫斯科艺术剧院,第一次知道了斯坦尼斯拉文斯基、瓦赫坦柯文、梅耶荷德这些世界级戏剧大师的名字以及他们不同的艺术风格。这以后,几乎每个周末的晚上,都成了他们父子谈论艺术的珍贵时间。在父亲的引导下,欧阳山尊完全被神圣的艺术事业征服了。与此同时,他在政治上也开始趋于成爷熟。为进一步了解革命的戏剧运动,他参加了中苏文化协会,在那里他有机会经常看到苏联领事馆提供的电影,像《金山》、《活路》、《夏伯阳》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开始为一些进步的学生剧团和工会剧团排戏,导演过《压迫》、《救命圈》等剧目,同时也参加过一些大型的救亡演出活动。这以后,他又与金山、辛汉文、王莹等人发起组织40年代剧社,演出了夏衍的《赛金花》和《自由魂》。

  1988年以后,欧阳山尊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了《巴黎人》和《末班车上黄昏恋》。前者是写法国巴黎公社的,后者则以“反腐倡廉”为内容,连续不断演出100场。接着,他又为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导演了以抗洪救灾为内容的《雨还会下》等剧目。

  在这期间,欧阳山尊还担任了许多影剧刊物的主编和编审,他主编过的刊物有《剧本园地》、《中外电影》。由他主编的世界各国著名电影专集,已出版的有《苏联著名电影专集》、《日本著名电影专集》。他主编的《中国魂》,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发行,在首届“中国青年读书节”上,被评为青年最爱读的书。欧阳山尊还经常辅导专业或业余作者的剧本创作,到大学或专业团体讲课。由于为发展我国文化艺术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他先后获得文化部以及全国“老有所为精英奖”,并得到国务院颁发的“特殊津贴”及证书。

  《带枪的人》是苏联著名的剧作,它深刻地描写了十月革命的伟大时代,生动地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形象,长期受到苏联和全世界人民的热烈欢迎。为了在舞台上表现这一史诗性的革命题材,欧阳山尊组织庞大的群众场面,北京人艺的全体演员都披挂上阵。他还首先使用了转台,随着舞台的旋转,时而是战火弥漫的前沿阵地,时而是革命指挥部斯莫尔尼宫前门,时而是列宁的办公室,时而是资产阶级的客厅。如果说《日出》是以隽永和深邃著称的话,那么《带枪的人》则是以磅礴的气势和史诗般的舞台形象取胜。

  然而,旧社会进步文人和“戏子”的生活是极其清苦的。为了寻找出路,1920年,欧阳山尊一家由浏阳迁往上海。经友人联络,欧阳予倩以搭班唱戏和写稿的微薄收入维持一家人生活,欧阳山尊则转入博云小学就读。不久,插入南充第五小学。期间,他曾随母回湘,在湖南第一师范附小学习一年。10岁时因得伤寒病返回上海治疗,病愈后入上海钢山吴氏小学。小学毕业后,考入复旦大学附中初中部,后在沪江附中高中毕业。年幼的欧阳山尊虽辗转多所学校,但学习成绩却一直名列前茅,并曾两次跳级。尽管如此,但因欧阳山尊是“戏子”的儿子,却一直得不到应有的优待和培养,还时常遭到一些阔少的歧视。

  1939年初,欧阳山尊被调到抗大总校文工团工作。这年2月8日,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又担任了抗大总校文工团副团长。在紧张的学习和演出中,他仍像普通团员一样,编、导、演、唱什么都干,甚至“钻锅”演过京剧。这期间,他还自编自导自演了三出戏:《过关》、《毕业上前线月,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八路军第五纵队,欧阳山尊任纵队宣传队副队长。在开赴前线的途中,他除组织宣传鼓动外,还兼做打前站、搞收容、检查纪律、组织民运等工作,曾在3天时间中走了360多里路。由于过度疲劳,他病倒了,但他仍带病坚持工作,直到非动手术不可时,才住进战地医院治疗。

  1977年和1978年他分别担任了话剧《曙光》(武汉军区话剧团和中国青年艺术剧院联合演出)和话剧《杨开慧》(中央戏剧学院演出)的艺术指导。1979年为国防科委文工团导演了话剧《于无声处》;为中国煤矿文工团排演的《江南一叶》担任艺术指导。同年他还为著名美国喜剧大师鲍布·霍晋和我国合拍的电视剧《中国之行》担任艺术顾问。1980年他为潇湘电影制片厂导演了电影《透过云层的霞光》。这部电影反映了在十年浩劫中不同人物的命运。全片只有4个人物,最大的场面是3个人,没有曲折的故事,没有离奇的情节。但在欧阳山尊的导演下拍得像一篇沁人心脾的散文诗,清新淡雅,余味无穷。

  欧阳山尊导演了《带枪的人》以后,曾应邀去苏联参加了导演讲习会。回国后,他又连续导演了《关汉卿》、《三姐妹》、《智者干虑,必有一失》等10余出戏,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显现了他深厚的艺术功底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受到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肯定和欢迎,成为了当代中国文艺战线上一位功勋卓越的革命艺术家。

  2007是中国线岁高龄欧阳山尊老人为了自己一生钟爱的话剧艺术,还亲自登台表演鲁迅先生唯一的话剧《过客》。欧阳山尊老人深知晚年时间的珍贵,总是把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他还想导演更多的话剧、电视剧、电影,他还正在将自己近一个世纪的艺术实践的经验陆续整理出来。他的《落叶集》一书,最近已由红旗出版社出版,受到了各级领导和广大读者的好评。他自称是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马“不用扬鞭自奋蹄”。他在一首明志诗中写道:“名利轻似水,事业重如山。老夫无大志,只为‘翻两番’。”他在《落叶集》一书中又写道:“天生犟性不想改,为了战斗喝牛奶。活到九十有精神,老而不死请莫怪。”自嘲又自信。

  1946年11月,欧阳山尊到了东北。在这以后3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工作完全和戏剧艺术“绝缘”,没干多长时间记者又转行搞工业。他曾先后担任过东北军区军事工业部科长、沈阳汽车总厂副厂长、东北工业部机械局计划处处长等职。

  1981年西藏话剧团为了请欧阳山尊给他们排戏,全剧组80多人来到北京。欧阳山尊极为感动,不顾劳累,为他们演出的话剧《松赞干布》担任总导演。

  1984年,欧阳山尊应辽宁省文化厅、辽宁省剧协和大连市文化局之邀,为他们组织的“导演学习班”讲课,同时结合讲课,为大连话剧团导演了日本著名怍家水上勉的话剧《饥饿海峡》,获得很大成功。1985年,欧阳山尊帮助中国“三S”研究会和山东省文化厅艺术研究所组织拍摄电视剧《斯特朗在延安》和《风筝情》,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其它网站,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copyright©2020 夜狼影院